• Nov 1, 2009

    安心。

    “放那么多心思在另一个人身上”,子华有次听到有fans为他做了很多很多事后,直接冒出的一句话,然后,他沉默……“希望这是值得的”。但夕爷这次巡回说得最多的大概是,“不值得”,“不值得”。

    大概是已经脱离学校太久,以至于,我不知道林夕已经红成这样,围观人龙可以媲美天安门广场外等候一堵毛泽东芳容的人。以至于,现在遵纪守法的我,已经做不出逃课/逃班的事,在那种隐隐的纠结与挣扎下,我选择的选择,已更倾向于那句“原来安心,才能开心”。

    貌似一份稳定的收入让我安心。自己健康没出大问题让我安心。一家人齐齐整整让我安心。安心是你和你亲密的人everything goes well,其他全是bonus。听不到林夕讲座,但眼见他的神清气爽,我又再次感到这种安心。以至于《下落不明》的“几多派对几多个失散伴侣,几多个故事并无下一句”,也是我目睹派对不再,失落后的某种安心。(抱歉这不是夕爷作品)

    让我强烈感受到这种渐渐的安心,是这一年的种种琐事。从要去等餐死逼餐饱聚满年轻人的食肆到选择更符合一家大细中餐点餸的围威喂,从可以整日不吃饭到没有一粒米下肚都觉得空虚,从不愿意做运动到每个月尽量行两次山,从宁愿无所事事两三点都不睡到没什么必要都不要夜训,从害怕看见偶像后会落寞到静静看着他们离开而满足。甚至,从没有想过考各种行测笔试到愿意比钱晨早起身赶考场。一两年前简直无法想象,现在于我却都觉得,好安心。

    不执着于一个半个签名,一场半场live show,几多信仰今天已不再绝对,几多个偶像热潮未减退,好比过客骚扰我的恬睡,我又老了几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