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8, 2010

    梦想。

    温馨提示,部分剧透。

    又一个突然廿年便过去。想不到第一次到HK看黄子华,已经是他去到红馆这个show。而在其他城市,也大大话话看了儿童不宜,越堕落越快乐,以及哗众取宠。但与前三部不同的是,今次的娱乐圈血肉史2,让我更加觉得肯定的一点,只有两个字:宿命。如何在这种宿命精神下得以生存,甚至好好地生存,则是每个人需要学习一生的功课了。

    他玩相对论玩光速玩叔本华玩溥仪玩当晚有份到场的吴君如,讲到最尾,他整场show都只不过是在,玩自己。如何从茄哩啡做到电影主角,都逃不过被人(路人)叼的命运;做演员的地心吸力法则,尤其是他这样不靓仔(样衰)的人,做不到差人又做不到蛊惑仔,斯斯文文被人嫌弃不会讲粗口,却又样样衰衰令人觉得他适合做侵犯儿童的金鱼哥哥,做导演拍戏,拍到替身几乎无命,做演员拍戏,拍来拍去都是呢d戏,拍来拍去票房都是呢d,拍到已经宣布拍了最后一部戏,马上被台下观众反问,“你死啦?”

    一个立志做演员的人,做做做做做,做到最后,发现原来他只能做stand up comedy,并且做得最好的就是stand up comedy,这种结局,和他encore时想喊着说的羊咩咩笑话,让我笑得很痛苦。

    狗妈妈生了你是只羊,你咩得,就咩囖。做羊也要忠于自己,做人更加。忠于自己困难吗,答案因人而异,但它的难点在于,当你越是发现忠于自己,却越是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

    但做人,还是要有梦想的啊,虽然我不知梦想是否有点等于目标,但他说,如果你无梦想,就会被有梦想的人玩死,而我就算死,也要死在自己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