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4, 2010

    粒mi。

    与香港那次的中女抢光单丁位不同,广州(以至整个大陆地区)连给你抢的机会都没有,门票不是在黄牛手,就是去了工作人员那里。但让我望而却步的,无非是太高票价,她自己在上海都讲,咁贵飞都有人买,你们真可爱。show还是要看的,却明白了要睇鎹吃饭。

    都不知提过多少次,从年头到现在,都快9月了,mi给我带来的,何止力量。

    可能是20号晚看17没有如愿听到《煞科》,对翌日的mi演唱会便更心心念念。知道自己会不甘心的,如果没有尝试过就放弃,肯定后悔。在别人复我不去黄牛后,带着无比的沮丧和残存的希望,在伟大的互联网里,我尝试联系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价钱不知位置,只说会按原价出售的人。

    后来,是有奇迹发生的。我不是第一个联系她的人,并仅仅在网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方式后,就沮丧地准备吃饭。只是一个转身(去完厕所),手机就多了一条短信。嗯,是我想要的价钱。但未到入场,都不太相信这是真的,以及票的真实性。(后来也谢谢ra和wing帮我验票!)想起一条格言(?),问人拿1张飞,总是容易过拿2张的。不管是拿,还是买,都在证明,你有诚意。没有什么比诚意更work的了。又或者是,我自身的能量只足够我吸引到1张飞,仅仅1张。

    巧合的是,1月在香港看的是last场,mi说不会留力,这次广州也刚好是她这round的最后一站,同样地说着不会留力那刻,不免令我呆了一下,因为有发生过,好像被召回一些记忆。

    还是中女抢光单丁位的问题啦,1月我坐在两pair情侣中间,好不寂寞。虽然他们很high,左边那pair是女的一直跟着唱,右边那pair则是男的,但坐在他们中间,实在太搭台feel了。加上当时对mi的旧歌不熟,甚至没点听过(我就是那种听了潮爆福音碟先中意你的人囖),除了出力打棒棒,间中尖叫,完全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

    广州这次呢,同样的山顶飞,但也许是工作票的关系,我旁边的座位,一直悬空。曾经尝试坐过去,视觉却始终是原来的好,就又坐回自己位置。但大概30分钟后,那个被保安招呼过来的人一坐下,我的噩梦就开始了!(早知我说这个位有人!!)

    那人一副便衣保安的身形,坐下来都是那么牛高马大,并且,就一直这么四平八稳地坐着。虽然会鼓掌,却一直望右边(舞台在左边囖!),我的余光只好一直扫到他!有想过和他说不如调个位,但本来坐最边边那么free,如果换位岂不是会被挤死?!那人坐得就像自己是个皇帝一样,劈开双腿的喔。

    但我是不会这么容易被外物影响的,还是自己全程跟着唱,又是尖叫,还有鼓掌。(注:这个5准5开心有份赞助的show,开场前那些站在入口处的啤酒妹竟然 可以同你讲:d吹起气棒派晒!这是我看那么多次演唱会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请问你准备多点,至少够全场人用,会死吗!到头来还不是为你做广告?!)

    虽然没有棒棒,气氛却比想象中好,不止好,是好好!从opening开始,楼下的人已经疯掉。第二首是慢歌,《默契》,第一句开始,已经听到台下的大!合!唱!后来看回视频,便觉得好像这时已经去到尾声,有种舍不得你的全场和应。一开始已是高潮,完全毫无保留。

    我是从high high high那首歌才开始站起来的,香港那次由于同是山顶的原因,没有人站也有点不敢(红馆的座位也太窄了吧~)。我总觉得,人家在台上唱得那么higjh, 你在台下却像中风一样,站都不能站,是对人对己的折磨,严重点来说,是不尊重。广州这次算不错,大概是山顶没人理(我旁边一直站了几个人也没有保安驱 赶),又或者坐得山顶就意味着雷打不动的,拖到high high high那part,终于忍不住起身。

    人们也总是跟风的,虽然在我之前已经有几个人起来,但我附近还是死海一片。分明看见前面有个男的自己想起身,却有点不好意思,转头看见后面的人大都站着 (包括我),就立刻呼唤他的友人们:“起身啦!”我看见这幕,有笑过。但更好笑的,却是坐在我左边以为自己是皇帝的便衣保安。

    应该是medley快歌那part(即系《独家试唱/星秀传说/煞科/叮当》),当连我们山顶的朋友都齐齐企晒起身high high high的时候,那人还一本正经、劈开双腿坐在座位上,但这个medley大概有点长吧,他或者开始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有点想稳窿捐了……终于,他用尽他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哇,他站了起来!那刻,我又不怀好意地笑了。

    好像说广州这场比佛山时间还短,encore就只有3首歌,ra开场前还说会不会唱《给自己的信》呢?当然也是无的。回想1月3日晚,大屏幕播完 sammi写给mi的信的视频,音乐响起的一霎,我就激动了。激动在于,一首在两日前才第一次听并迅速喜欢的歌,今晚mi竟然唱,真有种错位的幸福感啊! 那时洋还在问(注:差不多结尾时,我已经摆脱了两pair情侣的束缚,和同样孤单看show的朋友团聚了),这是什么歌呢?以至这首歌结束后,那几句充满力量的“加油!加油!加油……”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深。鼓励的说话不需多么复杂,最简单的词语,带着力量地喊出来,已教人心头一震。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对于这首歌,我的感觉一直不深,香港那场已经记不得,反而是广州这次,有点成了最让我感动的一首。没有人会知道,半年之后会发生什么。1月,他站在台上做嘉宾(big4),对mi说“尽在不言中”,到8月,是什么原因也好,那两封信的出现。当晚,再次听到《唯独》,我竟觉得心酸。谁似你这般欣赏我,谁也说不上你一般清楚我。其实我知道是,可一,不可再。台下很多人在喊“安仔”,也不知出于真心还是假意。

    1月回来后一直都没写,我也想不到,半年多后的8月,竟然又跑了去看。每次都来得那么突然,却又顺利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yoo说,遗憾自己没有试过从那歌星一出道就喜欢到现在,我想,所有都只是时候未到。谁会知道明天你是否还依然爱我,但当你可以爱,正在爱,就要好好爱。

    “只要你相信并希望,你就会得到。因为爱,是永不止息。”

    mi,感谢你!

    ps,广州演唱会全视频。